俄罗斯收到体育史上最严罚单,为啥俄美都不服?

12月9日,世界反兴奋剂机构(WADA)执委会宣布了多项对俄制裁决定,包括剥夺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(RUSADA)的WADA协调机构资质,在奥运会和世界锦标赛等重大国际体育赛事上对俄禁赛四年,俄罗斯四年内不得主办或申请主办大型国际体育赛事。

《纽约时报》截图

这意味着,俄罗斯将无法参加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,还将错过2022年的卡塔尔足球世界杯以及冰球世界杯。

难怪,美联社和西班牙《世界报》等媒体称这是“体育史上最严重的处罚”。

实际上,这已是四年内俄罗斯第三次遭遇国际禁赛令。2016年,俄罗斯被禁止参加里约奥运会田径项目;2018年,被禁止参加平昌冬奥会。

世界反兴奋剂组织2015年11月在宣布制裁俄罗斯时曾表示“这样的制裁措施仅仅是第一步”。如此看来,“一部没完没了的反俄剧集”正在上演。

是否带有“政治意图”?

现在外界关注的焦点是:政治是否被强行带入了体育场?

面对制裁,俄罗斯方面认为这是反俄的政治行为,反兴奋剂行动出现了政治化倾向。

俄罗斯总统普京认为,任何惩罚都应针对个人,而不应殃及到整个集体。“如果他们决定惩罚整个集体,那我只能推断,他们视体育运动的纯粹性于无物,不考虑体育运动本身的利益和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,完全只出于政治考量。”

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,WADA对俄罗斯反复出台各种制裁决定,自然令人认为这种做法是“慢性反俄歇斯底里症的持续发作”。几天前,他曾表示,其他国家存在同样的问题,但只有俄罗斯被责罚,显然这与政治局势相关。

那WADA针对俄罗斯体育的反复制裁,到底有没有政治意图呢?只听俄罗斯方面的辩护显得片面,不如听听其他方面的声音。

12月7日,国际奥委会在洛桑峰会上曾表达了态度:对于体育政治化愈演愈烈的情况感到非常担忧,呼吁各国团结在一起进行和平竞争。

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,WADA前主席、加拿大人理查德・庞德曾于今年1月7日说过俄罗斯被“私刑”。他说:“一群私刑者,无法无天的匪徒,他们只追求一个目标――不经任何审判处死某人。大多数针对俄罗斯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开放实验室数据的回应,具有私刑者的特征。”

不过,美国方面却希望加强对俄罗斯的处罚,甚至希望所有俄罗斯运动员都该被禁止参赛,不能以中立运动员身份参赛。《纽约时报》就主张把俄罗斯运动员全部逐出奥运赛场,哪怕他们身着中立服装,哪怕通过了WADA的审核。

当然,这种激进的观点并未获得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・巴赫的支持,他认为“我们的原则是,有罪者必须受到尽可能严厉的惩罚,无辜者则必须得到保护”。英国《卫报》称,托马斯・巴赫反对任何类似“全面禁赛”的做法,主张对运动员进行个案裁决。

国际上那些不赞成WADA如此制裁俄罗斯的声音,并非没有充分理由。不妨来看看这几个问题:

一是,WADA允许能够自证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参加比赛。但根据“谁主张,谁举证”的原则,药检是WADA的职责,为何要运动员自证清白?

二是,俄罗斯运动员只能以个人中立身份参赛,不得升国旗、奏国歌。事实上,奥林匹克宪章明确规定任何国家的运动员在获得奖项后可以升国旗、奏国歌。WADA的这项要求政治色彩太过于明显。政治的归政治,体育的归体育,这是国际奥林匹克的精神之一。

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指出,美国绝大多数职业体育联盟并不受WADA程序的约束,包括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、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、美国国家冰球联盟和美国篮球协会。这不得不让人怀疑,反兴奋剂制度到底有几分效力。

是否存在“双重标准”?

“一些国家不仅使用禁药,还操纵尿检样本和检测结果。还有一些国家对毒品放任自流,相关组织对此却视而不见。”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,将兴奋剂事件政治化,搞不公平竞争,玩“无规则游戏”是不能接受的。

俄方认为,WADA对俄禁赛的决定存在“双标”问题,很多国家都存在兴奋剂问题,制裁不能只针对俄罗斯。美英等国兴奋剂问题的严重程度不亚于俄罗斯。

2016年9月,据俄罗斯独立电视台报道,黑客组织公布了一组“有趣的数据”:2015年美国运动员申请“用药豁免权”的人数高达653人,而通过的人数为402人;这一年俄罗斯运动员仅有54人申请,通过的人数不足20人。

“奇幻熊”(Fancy Bear)”黑客组织网页截图

同年,据英国BBC爆料,有53名参加过里约奥运会的英国运动员用药信息被黑客公之于众,其中包括三届环法自行车赛冠军克里斯・弗鲁姆,五枚奥运金牌得主、自行车运动员布拉德利・维金斯,拳击运动员尼古拉・亚当斯,游泳运动员奥迪森・珍妮特。这些消息是从WADA的数据库中被盗的。被公布的涉用“兴奋剂豁免权”运动员具体名单涉及英国、丹麦、澳大利亚、西班牙和德国等五个国家,其中有数名国际大赛奖牌甚至金牌获得者。

在俄罗斯看来,这些信息证明了WADA存在着“双重标准”。美国、英国、澳大利亚等国的运动员服用含兴奋剂药物被曝光后,WADA有调查和处罚吗?为什么服用兴奋剂药物参加比赛而得到WADA豁免的美国运动员比俄罗斯的要多很多,这也是外界对WADA的标准生疑的地方。

回到最初的问题,俄罗斯体育界有没有兴奋剂滥用问题?俄罗斯官方已经承认,俄体育界在兴奋剂问题上的确存在很大问题。不过,欧美等国显然也存在这样不光彩的情况,为何反兴奋剂独立机构WADA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呢?而且,WADA自身的工作也存在一些明显的瑕疵。

有分析认为,俄罗斯被禁赛,是美俄政治矛盾在体育领域的表现。在体育领域“搞臭”俄罗斯的国际声誉可压制俄罗斯。

俄罗斯兴奋剂问题的真相究竟如何?恐怕人们很难找到答案。但是俄罗斯运动员未来四年的前途在这个月就会有定论。根据规程,俄罗斯有21天的时间决定接受或对此提出异议。

无论如何,这一事件还是让国际体育界不得不思考一个更为严峻的现实。那就是如何保证反兴奋剂工作的公平公正,消除隐形的双重标准,让公平竞赛(fair play)不会被政治影响。

编辑 / 李刚

审校 / 白石